2023“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小故事5《建筑师与婚礼》,是一个孩子不听劝的故事。

袁媛,建筑设计师,万科做了4年项目管理。2019年,改行去搞婚礼策划。头一年,从头学起,每个月拿到手只有三千多块。但她说:自己就是喜欢这一行。

在她离开万科时,当时的领导劝她:“你刚刚做完一个150米高的双子塔项目,它们会在城市中心伫立70年。而你现在要去做的事,可能只是一天、甚至一个晚上,值得放弃那么多东西去奔赴吗?”

听起来很有意味深长。

不过你想想,未来的中国,真的还有那么多双子塔需要建吗?

中国的城镇化率,在2021年底,已经到了64.72%。拐点将至,大城市的扩张就会走向尾声。大项目、大工程的数量也会大幅下滑,一个建筑师参与地标性工程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了。面对行业出口越来越窄,换一个行当,未尝不是一种选择。

可能你会想,那袁媛读建筑系、干建筑师的那些年,不是全浪费了吗?看一下袁媛搭建的婚礼场景,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都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建筑师是通过空间表达自己的美学理念。而婚礼,表达的是人生最庄重、最热烈的情感,当然有建筑师发挥的空间。

从袁媛的经历里,我得到的启发是:就是有这么一类人,他们不被身份标签限制,边走边打包无数技能和个人特质,可以灵活变换工种,同时不会浪费任何一段经历。

袁媛就是这类人,她没有被“建筑师”这个职业标签绑架。她把自己30多年的人生里搜集到的所有养料,统统打包带走,然后找了一个自己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行业,在那里重新开张。

如果是你,正在经历主动或者被动的改行,那你不妨像袁媛这样想问题:哪里是什么改行?不过是带上全副身家,换个地方再开张。


360借条–纯线上信用贷款,3分钟手机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