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提名摄影师达吕斯·康第拍摄低成本电影的6条建议!

达吕斯·康第

达吕斯·康第曾凭借《贝勒夫人》获得了第69届奥斯卡最佳摄影提名,曾和大卫·芬奇、让·皮埃尔·热内、伍迪·艾伦、王家卫等多位大导合作,代表作有《七宗罪》《午夜巴黎》《黑店狂想曲》……

在著名电影媒体Indiewire问到:在拍摄低成本电影时能做些什么的时候,达吕斯·康第为摄影师提供了6条实用建议:



 第一条:尽早的勘景


 康第说:“我很爱去从最后确定的两个或三个取景地中挑选最终的场景。

 当我在实景中拍摄电影时,去实地探查对我很重要,甚至比我带我的工作人员去做技术探查还要早。

同美术指导一起去是很重要的,如果导演也去是最好的,因为可以和美术指导指出那些没在剧本中体现但你需要怎样做的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第二条:灯光能突显特性

当然,你首要的工作相当于要知道这个角色是怎样的和这个故事是怎样的。

当你拍摄一个电影时最重要的是:要思考为了把角色代入到这个区域中,你要如何给场景打光。

当你拍摄一个低成本的电影时,你不希望选择一个在10楼而且需要在窗外使用很大的灯的场景。你必须要选择一个窗外带平台的场景,或者你可以从二楼往下打灯,或者你可以在窗外直接打灯的场景。

同时你也希望天花板带有一定高度,这样你可以使用顶光。


第三条:在策略上要灵活应对现场的多变性


如果你喜欢一个场景的建筑或者情绪,或者对它的感受,但是你实在是不喜欢它的颜色,那么你需要去找可以允许你改变颜色的场景。

他说:我们的目光总是聚焦在角色住在这里是否合适。

例如,我和伍迪·艾伦在罗马拍摄《爱在罗马》时,我们在为演建筑师的杰西·艾森柏格住的地方选景,我们看了很多场景。

这个过程中伍迪·艾伦碰到了一些问题,觉得这些总是达不到他脑中想要的。因为艺术总监和美术指导我们在Trastevere看中了一个地方,因此我们一起用素描把我们选的一个场景改变成伍迪·艾伦脑中想要的场景。

那是一个老式的loft,里面住着一个老艺术家。我们改造完之后,达到了伍迪·艾伦脑中的想法,而那个老艺术家的女儿竟然是另一个电影的外联制片。


第四条:给自己多留点后路


然后你和你的工作人员要做技术试片,这部在罗马拍摄的电影对于我是一个美妙的经验,非常要感谢和我一起工作的出色的意大利团队--制片组、所有的摄影、灯光和移动组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要合作的那种人。但是当你在实景拍摄时,你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因为你不可能像在棚里一样把墙挪走来摆机位。你必须要知道摄影机的极限在哪儿里,拍摄一个镜头结束后你知道你有足够的空间往后移动来拍摄更广的画面,而不是换上一个可笑的带畸变的广角镜头。为了避免使用夸张的广角镜头拍摄,你必须选择一个墙或者房间的一面允许你有足够的后撤空间来获得导演想要的景别的场景。这听起来是显而易见的,但有时比如你在使用变形宽银幕镜头拍摄2.35:1时,你必须要退后很远才能拍到一个全景。否则,你只能一直拍中景和特写。如果你不勘景,会很糟糕。


第五条:在内景拍摄时学会使用自然光


遗憾的是,大量的低成本电影不得不使用数字机拍摄。康吉说:你必须要计算。如果你在日光下拍摄,很重要的一个事情就是要有应对太阳的A计划和B计划。如果你没有钱打灯,你不得不要考虑在你场景前面的建筑物怎样,能否使用它把阳光反射进来。或者试着把镜头都安排在白天拍摄。拍摄日戏时,我几乎都是从窗外打光,但如果你不得不要从窗内打光,或者在窗户顶上放灯来模拟日光,这时你必须要确定你有足够高的天花板。


第六条:要有一个强烈的主题性的概念,不是一个大杂烩


在拍摄过这么多电影后我学会一点:带着一个强烈的概念去拍摄。一个强烈的概念在某种意义上它推动着你的工作。然后你可以由它衍生出一系列的想法。这时它就像一个“概念树”一样:你对每一个场景都有一个想法,同时有一个主要的想法在电影中。在你拍摄电影之前像这样的概念和想法越多,最终呈现出的影片越好。

我发现和我工作的伟大的导演,通常他们对他们想要做的影片在视觉呈现上都有一个主要的概念。我意识到他们通常没有其它更多的想法,因为当你在讲故事上有很多视觉呈现的方法时你总会被妨碍住。我不认为你带着一兜子的想法去拍摄是一件好的事情。最好是带着一个主要的概念或一个主要的想法去拍电影。

拿《爱在罗马》来说是色彩的饱和度,事实上意大利的场景大都像60和70年代的老意大利电影中一样,而现代的场景,当美国人在罗马时使用了更广的镜头和一点冷色,锐度高了一点,降了一点饱和。





360借条–纯线上信用贷款,3分钟手机申请